That’s all.

很多事情你知道會來臨,
但你就是無法做好準備。

就像知道人終究一死,
我們卻無法在時間內好好告別。

就像知道這些長大後要面對的事,
怎麼掙扎也徒勞無功。

就這樣吧。

廣告

雜音

深夜。

如果六點是白天跟黑夜的交界,
那麼三點就是夜最深的時候。

這個時候用來感受最深層的恐懼再好不過,
所有的道理、道德、秩序跟意義都在這一刻受到衝擊,聽見的不是窗外的寂靜,而是發自內心吵雜而沒有規律的噪音。

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樣,
沒有適當的語言文字可以表達情緒,只好猛烈的撞擊自己,發出沒人能聽懂的求救訊號,就算不被當成人類,像是路邊垂頭的野狗,打了一場喪氣的仗。

不要管我,
這是打在心口上的結,像是打完狂犬病預防針之後的證明,一個打上編號的徽章緊繫在漂亮的皮製項圈上,意思是你很安全,你不會而我們也不會害你。

我還是點了根菸,
想忘記現下的疲憊,時間是半夜的三點,沒有指針的計時裝備,時光是電子式的跳動,你不會察覺秒針的蹤跡,即使在心裡默數六十個單位,下一分鐘數字的變動也總是跳在你沒有防備的時候。

可怕的是連滴答的聲音,
在這寂寞的夜裡,也是巨大無比的雜音。

掰1

帶上耳機,我跟著節奏搖擺。
隨機播放的歌曲是我喜歡的饒舌歌,
一個一個重拍把我跟辦公室的空氣隔絕,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空氣,
告訴自己再繼續忍耐下去。

帶上面具,我沒辦法再亂來。
四面楚歌的狀況好像就是我的困境,
一次一次的誤解把我們的努力消耗殆盡,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空氣,
不好意思不想再忍耐下去。

穿上外衣,我轉身即將帥氣。
緣份已盡的氛圍我細數不捨的點滴,
一天一天的累積沈重的背包已不再留戀,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空氣,
操你媽逼白痴才繼續下去。

你好,我要離職。

早起聽老歌

我喜歡聽老歌。

有點像這樣的經典歌曲,代表著我們的青春跟記憶,但是想想不對啊?為什麼我會說「我喜歡聽老歌」?這他媽在我的年代很新的歌啊!(丟筆)

小時候家裡有一組卡拉ok,印象很深刻有很多很多的伴唱帶,對!是伴唱帶,你要唱什麼歌就要到櫃子去選,然後放到播放機裡面,如果磁頭髒了可能還會讀不到,就要在那邊對著磁頭吹氣,我都會覺得這跟我們任天堂卡帶一樣,如果讀不到遊戲就要吹氣。家裡幾千片的伴帶好像是人家開卡拉ok經營失敗要脫手,被老爸整組買回來的那種數量。(真的很多啊啊啊)。

但總覺得奇怪,為什麼老爸老媽即使願意去嘗試一些新的歌曲,一陣子就又會回到常唱的哪幾首,然後也對著我跟弟弟說:「他們喜歡老歌。」嗯!今天早上大便的時候聽著音樂突然理解了這件事情,我打開KKBOX 新歌總是聽不久,但追逐著那些對我來說經典的老歌,跟著旋律擺動,跟著歌詞輕哼,跟著一起掉入回憶。

生活其實很辛苦,我們的選擇很多,但真的開心的選擇卻不多,如果可以在一首歌的時間裡面走進時光隧道裡,回到老家的巷子口,回到來義的小山丘上,再次重溫那首歌當下給的感動,才是這些歌曲被傳唱的真正意義吧?

阿災,但我的歌應該還很新啦⋯對吧?阿嶽(哈哈哈哈哈)

心導管

護士緩緩的把坐在輪椅的愛玉姊(我媽)推進病房,
結束了一個晚上的加護病房驚恐眼睛睜大大之旅。

老媽的心導管任務解鎖,在眾人的歡呼聲回到病房,「看吧!我就跟你說沒事的!」對面阿嬤的看護阿姨拍手最大聲,隔壁床阿嬤的家屬阿北也是哈啦了一下「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啦!」,直到我在護理站辦好了出院手續,還聽到媽媽洪亮的聲音要大家都加油,一起好起來。

「一定要好起來喔!」
老媽再講完這句話之後步出病房。
「好起來」
應該是這群人最渺小也最簡單的盼望吧!

離開醫院的第一件事情是吃飯,「我想吃飯」!老媽歲唸著昨天早上到今天總共吃了幾口的東西而已,她需要吃飯,吃台灣人的主食,吃一口一口白米飯才會覺得自己回來了,覺得自己還活著,那是一種基本深切的渴望,從斷奶開始的人生,這份甜蜜就一直留在潛意識裡面,尤其在加護病房度過了令人不舒服的回憶之後,「想吃飯」跟好起來一樣,吃了就會好起來這簡單的盼望。開車載著老媽找飯吃,這一刻我覺得很幸福。

我其實有點疑惑媽媽學到了什麼?應該有吧!在他人生的旅途上,這一次的經驗有沒有也幫他上了一課?跟我不一樣的課程,我可以想像昨晚在幾乎所有人都好不起來的加護病房度過是怎樣的情況,但她知道他是唯一一個可以好端端走出去的人,他的心情又是什麼呢?這問題很像問一個從地獄回來的人,「好不好玩?」? 怕被打所以沒問。 (但我真的很想知道)

很習慣從別人的故事中去擷取經驗,去觀察那個環境下人們的反應,臆測自己會不會也一樣,對面床阿嬤的看護也說,「我就跟你說沒事吧!但我是旁觀者,如果真的是我我也會怕。」隔壁的阿北也答腔,「我也會怕歐~」(馬的還給我偷拉尾音)。

好啦!反正,平安就是福。

 

中年憂鬱

怎麼辦阿? 時間大神也真不夠意思,根本沒問我意見睡個覺起來2017年已經結束,2018已經他媽過了一天,現在是一月二號我在辦公室狂問自己:「靠北阿!接下來怎麼辦阿?」

回想一下大學畢業那一年,光榮退伍那一年,都覺得還是一兩年前的事情,但實際的基數都已經是10年前了!拎涼咧頭皮超級發麻!令人驚恐的點是早上進公司的時候無窮的無力感侵襲,頓時覺得難道我的未來10年也是這樣嗎?我還有機會更好嗎?我還有機會翻身嗎?

冷靜下來!我買了杯7-11的美式咖啡,
打開電腦不然來下載a片?喂!
我決定冷靜下來,想一想10年前的我有意識到我現在的生活會是這樣嗎?小小的業務主管,小小破破的車,小小的房子,連他媽咖啡都喝小杯的。 如果是,那我算是達標了嗎?如果不是,我要的未來到底是怎樣? 人生的變數很多,問題他媽的怎麼時間大神也沒打個招呼,我就他媽的….35歲了?

三十五歲了,我感受到中年恐懼症引起的憂鬱,我不開心,但說不上來哪邊不開心,我像熱狗唱的差不多先生一樣,有八十八個差不多,都差不多。我還有機會更好嗎?其實就是在問我能賺更多錢嗎?我還有機會翻身嗎?其實也是一樣的問題!但重點是我還有勇氣做更大的改變嗎?如果每個人出生來地球都有一個任務,又假如我只能活到七十歲,幹那我剛好過到一半,我已經完成我的任務了嗎?至少有做一半了吧?有嗎?

幹拎涼,我不知道阿阿阿阿。
所以到底怎麼辦阿?

聽故事

聽故事。

我想應該沒有人不喜歡聽故事,不喜歡事情、故事性。大到一部精彩的電影、一本動人的小說,一首美妙的歌曲,一個偉人的傳奇;小到一碗街邊的滷肉飯、一則吸引人的廣告、一份簡單的文案,如果要說怎樣算是成功,我會說聽起來要是個很棒的故事。

我喜歡閱讀,我看了一些書,我聽了一些故事,一些旅人的故事,有時候我會反問自己,這些聽完的故事之後去了哪裡?應該說,是否有轉變成某種能量繼續存在在心裡?很少!就算有也很容易被時間稀釋,那些真的touch 的情節,變成了某種跟自己有關的連結,才有辦法存在,在某個時刻跟生活重疊了,才想起聽過這個故事。

所以最棒的故事有兩種,一種是自己去體驗生活轉變而成的故事,甚至讓自己的故事去觸動別人的生活轉而有意義的存在。另外一種則是比較被動地傾聽別人的故事,然後參與其中。

會有這種想法是來自於一個朋友的愛情故事,而我聽完心也跟著酸酸的,竟也跟著去模擬當時的情況,深刻地去感受她跟他的感受,這個對象可能是你的愛人,是你的摯友,你必須了解這個人,才有可能深刻去感受每一段故事分享的當下,一起搭著時光機回到那個時候。

一起學習感受,是一段好的故事散發出來的能量,不管酸甜還是苦辣,我都還是希望轉變而成的是心中一股能量,在未來生活的某一天感同身受,那一刻感受到的成長,才是「聽故事」最棒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