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開

老人的話,常常在快要變成老人的那一檻才體會的到,就像剛入伍的時候學長在講的根本聽不進去,聽不進去是很正常的,因為你正處於被環境磨難,被那個當下折磨的時候,你有聽,但總是沒有懂就是了。

那麼懂的時候是甚麼時候呢?就是快退伍的時候,仿佛這個世界豁然開朗,人員你有熟了,東西南北難不倒你了,你一切都懂了,就代表你老了…,有點離題,拉回來說穿了,就是「像極了,愛情。」

我很開心今天睡前我們有講開了,比較像是你的告解,然後我講開了。你聽懂了老人的話,在你跨入30歲的年之前,而我的講開像是內心的結,給我們兩個都上了一堂課。我們的愛情就要進入下一檻了,我接受各種因為現實折磨而改變對愛情的看法,但我不能接受不完整的愛,容不下一粒沙的那個部分是最精華的部分,總不可能魔戒電影裡面少了魔戒,那要怎麼演下去。( #OK比喻很爛 )

不要騙自己,但也請為了值得的另一半,奮戰下去。

by好睏的克里斯

no more tears.

那我呢,我想要甚麼?

我是那個被現實磨難跟磨爛的人嗎?
我的魅力早就不再,又或者我不值得被愛嗎?

午夜夢迴之間,我醒了問自己;偶爾獨自冒出的思緒,我也是問自己。

回想那些在路上看到的風景,思索自己的靈魂碎片是不是掉落在哪裡,
怎麼現在的感覺那麼不完整?

刻在我心裡的名字,你可以翱翔,我卻只能停滯。

就快要2000了

真的,我們已經走很遠了。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習慣翻閱那些美好的回憶,尤其在這個資訊爆炸方便的年代,我幾乎是只花幾秒鐘就可以翻到2018年的照片,在2022的尾聲瞬間掉進回憶裡面,才被藍芽喇叭裡撥放的「魚」叫回現實場景—那個我決定要買7900的吹風機給你的這個殘酷現實。(笑)

常常跳出來畫面很多,這張照片也是其中一個,我好喜歡你那樣看我的表情,還記得那個villa的圓形房間,我閉上眼睛可以回到那舒服的白色棉被裡,我們四個(跟阿皮)擠在那邊,他們在正在被送作堆,而我們正在曖昧,不能明目張膽地抱你,但只要感覺得到你的呼吸,做夢都會笑出來。

我刮了鬍子喔,等你來刮……
打了一打堆負面情緒的東西,語不達意多說也是無益,一手全部刪除,留下結論是—我會想辦法的。

我愛你,那個笑容跟眼神,就交給我了。
#就快2000了 但 #我愛你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