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季節⋯

天氣好像突然就變了。

昨天還有人在問秋蟹,我說阿姨現在已經是冬天。但真的是嗎?我還穿著吊嘎在不通風的客廳裡喝啤酒,說真的我也搞不清楚11月的現在到底要說是秋天還是冬天,反正爭論也沒用,上個禮拜去了一趟台北感覺居然像春天。

可能天氣是隨著心情改變的吧?誰叫南台灣的霧霾讓我根本看不清楚現在的陽光應該是怎麼樣⋯

頭好痛。

廣告

有時候有人問我衝了幾年的浪,我都不太好意思回答,因為第五個年頭下來,衝的還真不怎麼樣,雖然我也還不明白究竟要衝到什麼程度才算符合年資,但大部分的心情都在於能不能符合自己心裡的那分期待吧!

衝浪前面的兩年,雖不能說瞎衝,但用土法煉鋼還真不為過 — 每天用微弱的wifi 下載衝浪的教學影片,用同樣微弱的英文能力理解,雖然看得懂動作,但說真的更細節的部分沒有聽懂,尤其是對海浪海流的判斷跟越浪技巧,最重要的是衝浪的規矩,根本是一知半解的狀況下,每天卯起來去海邊,跟大海搏鬥。

想起來有點驚訝我怎麼還活著😂

回到台灣之後,反而覺得進步比較多,也許是語言更好理解一些動作的細節,也許是更多人可以發問,然後在澳洲打下的紮實划水耐力,讓自己的衝浪技巧有所進步。

要衝到怎樣才算符合期待?實在沒有個什麼答案,反正享受每次衝到好浪的心情,持續觀察並且繼續跟大海學習,持續這總是令人驚奇的人生三分之一。

「身體可能很累,但心靈是滿滿滿足的。」

你不想在那邊

You don’t want to be there.

好像被捲進一道大浪白花炸下來,那是沒有任何一個凡人能抵抗的力道,你也沒辦法掙扎只能在那之前深吸一口氣,憋著。

就是憋著,等著捲著,海浪當然不會跟你客氣,用各種扭曲的力量把你壓到最深處,彷彿在告訴你誰才是老大。

但沒時間思考,因為那幾秒、甚至幾分鐘,你憋著氣,有那麼一瞬間會擔心自己是不是會死在這裡,用力掙扎往上試圖衝出水面,才知道那漩渦的力量大到令人無助。

氣可能夠長,或者經驗告訴我們逃生的方法,還可以在這裡回憶這可怕的經歷。很多個瞬間,我都覺得這他媽根本很像__ __ 。

You don’t want to be there.

無病呻吟

烤肉的時候跟山姆聊天,他說「當年他從澳洲帶回來的自己,已經被生活消耗殆盡了。」

山姆哥是我會去澳洲旅行一個很重要的推手,在我人生低谷的時候。「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出去走走」,這些年他的「山氏格言」其實滿常出現在我的文章裡面,只是今天的這一句,讓我們在陽台的這跟菸顯得有點沈重。

臉書在今天早上提醒我,四年前在草莓園的第一個季節結束,我趴在即將報廢的草莓田埂上,穿著黃色的工作服,因為工作而濕濕黏黏的工作褲,菜鳥牌大雨鞋裡頭襪子是Kmart買的黑黃色相間三雙15au的oz襪。看著照片第一個回想的是當時的天氣跟剛好的濕度,光線很充足那天應該很溫暖,但我真的無法從照片裡的表情想起我當時的心情,可以確定的是腰因為採草莓很酸痛。

是不是我也消耗掉當年我帶回來的自己了?
這答案已經快要吞噬我了。

8/31沖繩之後

如果人生是一場旅程,那個陪你走的人叫做旅伴,撇開什麼婚姻不婚姻,兩個人要把人生旅程合二為一就是一種學習,一種忍耐(包容),一種互相都想殺了對方,卻還是在某些時候心軟,不但心軟還乖乖地回到位置上的絕對勇氣。

說起來是有帶著無奈的,但人生就是當你回頭看的時候又慶幸那些魔悶特(moment)在旁邊的是妳—我稱之為婚姻。

繼續閱讀